“本色”牛玉儒-尊龙凯时

 
 

   热门点击  
   习近平同奥巴马总统共同会见记者
 习近平会见韩国总统朴槿惠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 讨论研究当前经济形势
 习近平在人大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
 

佳益党员保先学习及活动
2004年北京佳益公司被中共威海市委授予“先进基层党组织”荣誉称号
2004年北京佳益公司被中共威海市委授予“先进基层党组织”荣誉称号
部分党员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瞻仰革命圣地
公司组织部分党员在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瞻仰革命圣地
公司在海南工作的职员组成学习小组共同学习胡锦涛总书记关于保持党员先进性的讲话
公司在海南工作的职员组成学习小组共同学习胡锦涛总书记关于保持党员先进性的讲话
公司总经理孙建波带领公司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20多名员工在市中医院抽取血样
公司总经理孙建波带领公司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20多名员工在市中医院抽取血样
北京佳益公司捐献造血干细胞人员名单
2005年7月1日公司全体党员及积极分子在天福山起义纪念馆重温党的革命历史
2005年7月1日公司全体党员及积极分子在天福山起义纪念馆重温党的革命历史
 

党建之窗---北京佳益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文章编号:141 发布日期:2004/12/1

“本色”牛玉儒

“玉儒从小就受罪,是个苦孩子。”提及牛玉儒,老父亲的眼角总是湿湿的。

  不光难过,也有欣慰。

  耄耋之年,大病初愈。遭受“白发送黑发”打击的老人,惊人的坚韧。

  “我一直跟他说,清清白白做人,清清白白做事。”老人抚摸着床头牛玉儒的照片:“这么多年,他一直没变。”

  朝气

  苦难的童年,磨炼了他的刚毅性格;贫寒的家境,孕育了他的平民情结。他这辈子注定要与老百姓心相印、情相连

  牛家兄妹6个,牛玉儒行三。

  6岁丧母,家境窘迫,牛玉儒不得不客居乡下二叔家。

  哲里木盟的冬天,风寒透骨,牛玉儒冻得一脚冻疮。

  白天,出门拾粪,冷得实在受不了,就猫进路沟背风处避一避;晚上,轮流把两个妹妹的脚焐在怀里,任凭手上的脓汁溢流。

  两次病重,高烧不退,几乎死去,却又奇迹般地活过来……

  牛玉儒幼时的记忆,填满了生活的艰辛。

  苦难的童年,磨炼了他的刚毅性格;贫寒的家境,孕育了他的平民情结。他这辈子注定要与老百姓心相印、情相连。

  1975年,牛玉儒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蓬勃的朝气,坚定的理想,年轻的牛玉儒扬起了青春的风帆。

  “眼快、手快、脚快。”当时的领导、同事对他不吝褒扬。正是从那时起,牛玉儒养成了很多他受益终生的好习惯。

  牛玉儒从不惜力。

  插队通辽,他的工分挣得最高;逢年过节也不回家,抢着要帮村民干农活。翻粪、打坷拉、下籽、锄地、背“个子”、打“冻场”……牛玉儒样样在行,似乎有使不完的劲,他成了深受村民们欢迎的“红人”。

  25岁的牛玉儒,英气勃发,他被推选为通辽县莫力庙人民公社党委书记。

  一双硬脚板踏遍每一个嘎查,20天磨烂一双解放鞋……自己的火炕没时间烧暖,宿舍的脸盆冻成了冰疙瘩——牛玉儒把全部心力都给了公社!

  牛玉儒好学。

  只读到小学六年级,牛玉儒岂能甘心?插队时,白天再累、再忙,晚上回屋,秉烛夜读。

  学理论、学科学、学技能,如饥似渴,雷打不动;遇上报上载有好文,不忘裁剪,小心保存,一有空就拿出来看几眼,乐在其中。

  牛玉儒没有完整的学习“链条”,虽曾中央民族学院进修,内蒙古管理干部学院学习,东北财经大学在职读研,但他的文字功底、专业知识,处事能力、思维方式,多源自一个最好的老师——自学。

  即便身居高位,牛玉儒始终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对待任何新鲜事物。

  “我讲当今信息产业战略,他居然听得津津有味。”挂职干部、电子信息产业专家张伯旭,对牛玉儒的谦虚、好学深为叹服,“他能放下架子,虚心交流,真心把别人当老师,不容易。”

  对工作,牛玉儒似乎永远有使不完的劲。即便病重,也不例外。

  工作人员计算过:他在呼市工作493天,除去住院治病3个月,竟200多天出差在外。

  工作日志这样记载:2004年3月20日上午,从呼市转机北京至成都,午饭后与有关部门负责人洽谈;

  21日上午飞深圳,再驱车珠海,下午考察企业,晚饭后返深圳;

  22日上午,在深圳考察两家企业,午饭后转机北京到银川,晚10点考察银川亮化工程;

  23日上午考察银川城建,与市领导座谈;午饭后赴乌海市考察,连夜坐火车返呼市;

  24日上午,向市委汇报出行收获。

  5天5座城,南北两万里。牛玉儒从此多了一个绰号“空中飞人”。

  为事业生,为百姓搏。病重期间,牛玉儒强忍病痛,三次回来,不是视察城建,就是考察开发区;不是听取城建工作汇报,就是召开市委全委会……

  “别这么拼命了,就是机器也有停转检修的时候,何况一个血肉之躯?”妻子含泪乞求。

  “没事。我这命硬着呢!都死过两回了,不是活到现在吗?”牛玉儒反倒安慰起爱人来。

  土气

  农家的饭菜,淡淡的、香香的。从院落里飘出的清香,多少年后说起来都让他回味无穷。“他这人,土老冒一个,死都变不了!”

  牛玉儒土气。甚至,有时土得掉渣。

  身居高职,应酬不少。但在吃上,牛玉儒不讲究。

  2003年11月,一位客商在香港会晤牛玉儒。为表诚意,设宴款待。面对满桌各色海鲜,牛玉儒只看上了腌咸鱼——香港菜肴中最普通的一道。

  “这样的市委书记,少见。”牛玉儒让客商开了眼。

  牛玉儒常出差。饿了就随便找个路边店,胡乱吃点。

  即便上北京,标准一样不变。“王府井旁的一个小饺子馆,都快成了我们的定点餐馆了。”工作人员李理说。

  牛玉儒说他最爱吃面条和饺子,其实,身边人都明白,这无非就是为赶时间,不耽误办事。

  牛玉儒也有他真正爱吃的东西——农家的饭菜。“淡淡的、香香的”,从院落里飘出的清香,多少年后说起来都让他回味无穷。

  春节回趟通辽老家,他还特地让二嫂给他找高粱米饭吃。干白菜蘸大酱,牛玉儒嚼得津津有味。

  1987年,已任自治区纪检委秘书长的牛玉儒回乡探亲。

  盘腿上炕,吃起饭来依然狼吞虎咽;吃冒汗了,干脆脱掉衣衫,背心上露着两三个洞。

  “真寒碜,穿得连我们都不如。”小妹心直口快。

  “里面又没人看,扔了白瞎。”牛玉儒一脸无所谓。

  这俭朴跟了他一辈子。遗体火化那天,家人把他生前常用的东西一一烧掉,独独把他最爱穿的一双旧布鞋、一件胳膊肘磨破的羊绒衫留了下来。

  “让孩子别忘了爸爸的本色。”妻子谢莉泪光点点。

  招商引资,马不停蹄,粗茶淡饭,择简而居。每次外出洽谈、考察项目,牛玉儒总爱坐最早一班飞机去,赶最晚一趟班机回,好不耽误第二天上班。

  牛玉儒出外招商从不住豪华套间。别人劝他,“你也真够老土!住个套间吧,好歹是个市委书记,代表呼市形象啊!”

  “呼市形象?”牛玉儒想想也对,他干脆把会谈地点挪到饭店的茶吧和咖啡屋,既像样,又省钱。

  还是在香港。一次,项目谈得顺,提前一天完成任务。随行人员兴致很高,大家都是第一次来港,希望第二天能好好逛逛。

  “呼市还有好多大事等着处理呢……”刚出会场,牛玉儒当下决定,调整日程,提前返程。

  2004年春节,他和妻子回通辽老家看望养育他长大的二叔。二叔想把住了40多年的老房子翻盖一下,他便让谢莉留下点钱。谢莉倾其所有,把身上3000元钱全掏了出来。

  “二叔养我长大,盖房子就给这么点钱?”回到家里,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玉儒从不管家务,两个孩子都在上学,我上哪儿去拿更多的钱?”谢莉满腹的委屈,只能往肚里咽。

  “他这人,土老冒一个,死都变不了!”牛玉儒的搭档、原莫力庙人民公社干部康舍义最了解他。牛玉儒“升官”后,老康去呼市办事,看过他两次。

  “一点官架子没有,每次见面,都亲得不得了,问这问那的。”想起牛玉儒,康舍义就唏嘘不已,“他拉着你上家里吃饭,临走还不忘捎点土特产,一直送你上火车……他官做大了,和老百姓的情分可一点没变!”

  正气

  对自己苛刻,对家人“无情”,对百姓真心……疾恶如仇、爱憎分明、敢作敢为,这个“牛魔王”,关键时刻,就能豁出去

  牛玉儒乳名“银仓”,但这个富贵的名字并没有为他和他的家族带来利益。

  下乡期间,表现突出,牛玉儒被抽调到大米加工厂。当时,这是个肥差。

  一次,牛玉儒所在的集体户米吃完了,便上别的集体户借米。

  “挨着米仓,舀一瓢不就结了?”同学吴建华不解。

  牛玉儒不吭气。最终,还是借米煮饭。

  等后来有了“权”,牛玉儒也一直保持着那个守着米仓不占便宜的“傻小子”脾气。

  年纪轻,工资低,虽是公社党委书记,牛玉儒吃饭还得借钱。牛玉儒借了公社150元,上调自治区时仍欠50元。

  “没想到他还记得。”几年后,当公社会计何凤友收到来自区政府的50元汇款时,感慨万千。

  无论任自治区副主席,还是做市委书记,牛玉儒家门前总是“访客”不断。倘是送礼的,他立刻拉下脸:礼品拿走,有事到办公室谈;但若是上访户,即便不是找他的,他也会上前轻轻问一声:“你有什么事吗?”

  对家人,牛玉儒约法三章:不准开门,不准收礼,不准说情。

  一次,别人好意,送了条围巾,妻子觉得没什么,便收下了。牛玉儒回来后大为光火,愣是给人退回去。

  因为“无情”,牛玉儒得罪了不少家人、亲戚。

  妹夫下岗,妹妹无奈,只得求他。

  “管不了,靠自己吧!做点小买卖也行。”

  姑姑下岗,帮人打扫卫生,每月240元;姑父下岗,大马路上蹬三轮;大侄下岗,出外打工;小侄刚从学校毕业,找他帮忙,一样拒绝……这么多年,牛玉儒没利用职权给家里办一件事,帮一个忙。

  “当时确实生气,哪有看着自家妹夫下岗不拉一把的?”妹妹抱怨。

  “我是牛家最不孝的子孙。”夜深人静,牛玉儒黯然落泪。

  他对下属要求同样严格。

  司机陈磊介绍:他的车家属不让用。不管什么人送礼,一律挡掉,绝对不准放上车。

  心底无私则无畏。牛玉儒的正气,还表现在他对工作严格要求,不怕得罪人,不计较个人得失。

  一段时间,呼市修路工程质量差,挖了铺、铺了挖,群众意见大。私访中,牛玉儒对此很不满意。

  “这是糟蹋老百姓的血汗钱!与其日后让他们骂,不如现在我来骂。”一向温和的牛玉儒,发了脾气。

  牛玉儒对自己的要求更近乎苛刻。

  1999年12月17日,包头市土墨特右旗双龙镇一辆接送学生的汽车违规操作,突然着火,9死多伤。

  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处理后事,第一时间召开安全生产紧急会议……牛玉儒两天两夜没合眼。

  本属意外,然而,牛玉儒却陷入深深自责:“连百姓的命都保不住,我这个市长不称职啊!”办公室里,牛玉儒放声大哭。

  重大项目,牛玉儒奉行“阳光操作”,包头因此也成为全国最早实行重大建设项目公开招投标的城市之一。

  “有人说他是‘牛魔王’,我很欣赏这个绰号,说明他敢于拍板,敢于决策。”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储波直言,“为什么会这样?无私才能无畏,这是一种忘我的精神。关键时候,他能豁得出去。”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郁郁葱葱的大青山,海海漫漫的土默川,苍凉悠远的科尔沁草原,风景如故。唯有人们对这片山川哺育的儿子的怀念,依然如同大黑河一样绿水长流,绵绵不绝……
                                                                                                      
北京佳益工程咨询有限公司 尊龙凯时·中国官方网站的版权所有      
尊龙凯时人生就博官网登录 copyright© jyecc.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